读书笔记 |余华 | 文城

发布于:2023-01-22 ⋅ 阅读:(6) ⋅ 点赞:(0) ⋅ 评论:(0)

《文城》· 余华

​ 最近一段时间看完了余华的《文城》。

​ 书中的故事很有意思,(余华的小说向来很有意思),讲述的是北方的林祥福,在该婚娶的年纪,遇到了南方来的小美与阿强(夫妻关系,谎称兄妹关系),阿强将生(装)病的小美留在了林祥福家,随后小美与林祥福的爱恨情仇。





小美

​ 小美是一个命运很悲的人物,自小被过门给沈家做童养媳,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地位,基本上聪明贤惠且任劳任怨,也因此在一众童养媳中,她的生活还算是好的。

​ 虽然她聪明伶俐,但是也因为偷偷给了自己弟弟几个钱,导致被自己的婆婆休掉。

​ 故事中,她就像是阿强的“附属品”,从过门 到结婚 到被休 到跟阿强离家出走 到遇到林祥福,她都是一个附属品。对于阿强的话“唯命是从”,无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,她都不会去怀疑阿强,但是会帮阿强承担后果。

​ 在“第一次从林祥福逃走”后,小美带着金条找到了乞讨的阿强(从溪镇的小康混到乞丐),随后发现自己怀孕,并决定回到林祥福随便,这个时候开始阿强成了小美的附属品。书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“从这一次开始,两人的身份发生了转变”。而这样的原因皆是沈祖强的少爷心态。这个从小到大衣食无忧的小少爷没有经历过什么磨难,也正因如此他险些落得了个离家出走最后沦为乞丐的结局。




阿强(沈祖强)

​ 沈祖强是一个少爷,小美则是一个步步惊心的“仆人”,在《文城·补》中描述了二人的成长经历,因此可以将他的性格特点总结为:

谎话连篇

​ 忘了阿强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说出的谎话了,但是当他尝到一次甜头之后,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了,遇到林祥福之后,名字、身份、两人关系、居住地全部都是信口开河。

不知悔改、不懂反思

​ 沈祖强永远是一种无所谓的状态,这点在他帮小美把风的时候被父母打可以看出来,他摸了摸屁股,想着“就着?!就着?!”

感性主义、不考虑后果、想一出是一出

​ 在小美被休了之后的一个月,他偷了家里的钱,带着小美去了上海,在快要花完所有的钱后,带着小美去京城,找在京里做官的表舅,但其实他连这个表舅的样子都不知道,甚至从未见过面,只在母亲的口中听说过。

没有远见、不懂得“细水长流”

​ 这一点在二人前往上海后,随意的无节制开销可以看出来,住宾馆、买旗袍、吃西餐,花完了钱又想起表就来了。

阿强爱小美吗?

​ 答案肯定是爱的。

​ 虽说小美是阿强从小到大的玩伴,两人的感情在阿强心里可能更要趋近兄妹,但是在小美被休的前一晚,他抱着小美流连忘返,让小美第一次感觉到了他的爱意和不舍。

​ 沈祖强是爱着小美的,但是他从小依靠父母生活,可以理解成是一个没有主见的“妈宝男”,因此在两人出走后的一段时间之后,二人的关系变成了阿强依附着小美,他必须要有一个人来做自己的主心骨,他自己是无法对事物做出客观理性地判断的。




婆婆(沈母)

​ 婆婆是一个典型的地主婆,家庭地位无可撼动!

​ 婆婆家里有钱,因此娶了家中的小工做上门女婿,随后生育了阿强,并在阿强小时候找来了小美,将两人抚养长大,婆婆是一个及其精明的人,同时又是家中的顶梁柱(同时还十分扣),她对家中的每一块铜板都了如指掌。

​ 因为婆婆是“主”,而阿强的父亲是上门女婿(没有什么地位),阿强作为一个儿子自不用说,小美作为一个上门女婿更是没地位,因此在整个家里,从来都没有人对婆婆说过“不”,这更是让婆婆眼中揉不得沙子。

​ 在小美偷偷给弟弟钱被发现后,婆婆原本并没有想要休掉她,但是要对她做出惩罚时,父子二人替小美求情,这让婆婆感觉到了危机感,感觉天要炸了!她不允许有人对她说“不”,这也就导致了小美被休。

​ 其实婆婆很爱小美,一家子都很爱小美,她自知如果自己百年后,靠阿强继承自己的家业是不可能的,因此她将希望放在了小美身上。父子二人替小美说话,导致了小美被休,但这也不是她想要的结局,可以想象,如果阿强没有带着小美离家出走,那么最后小美还会回到沈家(婆婆会同意小美回到沈家)。

​ 休掉小美是婆婆的一意孤行,在婆婆百年时,她手握账本,用最后的力气呼喊着“小美、小美…”。

​ 婆婆真的是一个性格很复杂的人,她刀子嘴豆腐心,因为自己的固执,让自己死前都没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眼,也没能看到自己的“传承(小美)”,也许阿强是婆婆的心头肉一般,但是小美在她心里,也像是一个女儿吧。




公公

​ 没啥好说的,这个怂蛋是个好人,怂蛋!




林祥福

​ 作为故事的主人公,故事的大部分故事都在说林祥福,自幼丧父,母亲给他带到结婚的年纪,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寻一位佳人,便去了,随后遇到了来自“文城”的小美阿强二人,结婚生子,小美两次跑了,最后一次再也没回来,因此林祥福带着未满一岁的女儿林百家(喝百家奶长大的)一路向南,一路寻找文城与生育过的女子,最后定居在了溪镇,买地、与陈永良开木器社,成了溪镇第二富。

​ 林祥福是个很正直很温柔的人,他无法接受用钱解决自己的“生理问题”,甚至最后决定要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“不行”了,他对子女很温柔,对乡亲很温柔,对陈永良以及他的两个儿子也很温柔,同时他想的很远,看的很多。

​ 林祥福最后救顾益民的时候,愿拼上自己的命为顾益民报仇,最后他死了,被土匪用尖刀戳进了耳根里,死的很突然,林祥福做好准备了,我还没做好准备,一下子有点受不住。

​ 林祥福去找土匪之前,安排好了一切:自己的家产、自己的遗体、林百家的未来(给她找好了未来的婆家,那就是顾益民的大儿子顾同年),但他没料到顾同年吃喝嫖赌最后被卖到了国外当苦力去了。




陈永良与李梅莲

​ 这是林祥福来溪镇遇到的第一个人,也是林祥福的家人,他与老婆李美莲跟林祥福一起开木器社,老婆负责家务活,他负责软木活,林祥福负责硬木活,若是没有林百家与陈耀武,三个人与一女两子应该是阖家欢乐到百年,但是他与李美莲却为了林百家的名声与未来选择了离开。

​ 李美莲和陈永良二人把林祥福当兄弟,把林百家当女儿,在林百家被土匪抓走后,李美莲让大儿子去替她;在林百家与陈耀武的事情被发现后,她也选择了离开。

​ 陈永良与李美莲对林百家是大爱,是父母之爱。

​ 在林祥福死后,陈永良发誓要亲手杀了张一斧,但同时他也爱恨分明,知道和尚是个好人,便放过了和尚,并跟他结为兄弟(讲真我觉得大哥的位置应该是林祥福),最后他也是亲手杀了张一斧。




林百家

​ 一个懂事、痴情、命苦的女生,自小没了母亲,随后又跟顾同年订了婚(订婚未遂),顾同年没了,随后没了爹,在世间已经没有亲人了(只有田二、田三、田四、田五)。

​ 我是很喜欢林百家的,她天真、烂漫、阳光、敢于挑战命运的枷锁、痴情。她爱着陈耀武,并且一直深爱着,知道被送到上海女子学院学习西方思想、每天张口闭口就是“主啊~”,直到最后陈耀武变心,她都还爱着他。




和尚

​ 作为一个土匪来说,他极具人情味儿,跟母亲对话时一句“江湖的事情”可以看出他的无奈,书中对他的描述是他从未大声说过话,紧要关头他的语气还是很温柔,在陈耀武被割耳朵时,他也会夹紧耳朵以减少疼痛,他几次救下了陈耀武等人,最后在林祥福死后与陈永良结拜为兄弟。

​ 和尚是一个好人,也因为这个人的出现,更能凸显出战乱纷飞的年代,老百姓的不容易,善良的人也必须要拿起刀子去宰杀其他人来让自己活下去。

​ 和尚最后死了,死了一个土匪,也死了一个好人。




张一斧

​ 与和尚不同的是,张一斧是一个车头彻底的坏人,如果说和尚让人觉得生错了年代、让人感觉到了造化弄人,那么张一斧绝对是赶着这个时间点投的胎,他生性就恶,能杀的绝不打残、能折磨的绝不让他轻易死去、遇到两腿之间没把儿的绝对要解裤腰带,他是个狠人,也是个坏人,他该死,但是却拉上了和尚与林祥福。

​ 他的恶以及脾气让他的兄弟都嫌弃,和上等人投靠他后又走了、在他瞎了之后兄弟将他扔了…这一切都说明,他是个狠角色、是个十足的土匪头头,但是却得不到人心。

​ 最后被自己的左膀右臂扔了后,小弟们居然把扔他的位置传了出来,那么等待他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死,正如他的小弟给他枪时笑着说的那句话:“里面就几枚子弹,你的仇家太多了,省着点儿用。”一方面小弟对他没有什么感情,一方面在他瞎了成了累赘之后,还是对小弟们恶语相向,一句话不合适就开骂,也很难不让人厌恶他。

​ 死得好。




遗憾

​ 故事中有很多遗憾:

  • 林祥福和孙家姑娘(若没有媒婆的几句话,说不定就没有了所有的遗憾)

  • 林祥福和小美的爱情故事:两人的遗憾是建立在了封建社会的思想上,小美到死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阿强的一个物品,一个东西。

  • 林百家的爱情:虽然还没订婚,但是她和陈耀武的爱情不被允许。

  • 林祥福与小美二人的擦肩而过:林祥福有四次都与小美擦肩而过:

    • 初来到溪镇,林祥福得到了小美亲手编织的“小人”衣服,由女仆三弄过来的(想想女仆还有可能是林祥福的金条顾的,真气人)
    • 望着祭坛那边被冻死的人,那里面就有他寻找了一生的小美。
    • 他问了很多人关于溪镇的阿强和小美,但只跟陈永良一个人说起过自己来溪镇的真正目的,如果和顾益民讲过,那么顾益民一定知道这两个人(他亲自安排人下葬的二人)。
    • 死后的林祥福和田大一同躺在棺材里,田家四兄弟在一个坟头歇脚撒尿,这坟上刻着“纪小美、沈祖强之墓”,若人有魂魄,此时的二人该说些什么?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(看到这里真的泪目)。
  • 林祥福去赎顾益民,却得知顾益民已死,随后抱憾而终。

  • 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遗憾,比如婆婆死前念叨着小美的名字、顾同年的去向导致了林百家的未来成了变数等…




总结

​ 整本书讲了一个爱情悲剧,也是一个时代悲剧,就像是《追风筝的人》那般,开头的故事有多么令人向往,后面的故事就多么令人心酸。余华的读者都说:“余华是一个很幽默的人,他在写稿子的时候想到读者看的哇哇大哭,就忍不住笑出声来。” 这很余华。